上班成掩盖迷茫现状的遮布:除了因为穷,更多来自于对自己的不满
2018-10-01

上班成掩盖迷茫现状的遮布:除了因为穷,更多来自于对自己的不满


今年5月,一篇刷屏朋友圈的文章这样写道:生而为人,总是被各种压力裹挟着拼命加班,不敢休息,手机随时待命,披星戴月地奋战。生活不易,继续努力,在未来的路上,愿你步伐坚定且温柔。

随后,网络上出现了不少对此表示反对的声音,澎湃新闻公众号直接发文怼:“凌晨3点不回家”不该成为生活的普遍现象,更不应该把它当成贩卖焦虑的手段。

伴随着社交媒体深入生活的,还有当代社会附加给人的焦虑。连“加班到凌晨3点”都可以被包装为成人世界的美德来贩卖,当代人在这随处可见的焦虑面前根本无所遁形。

与爆款文章所灌的鸡汤不同,上班给现代都市人,尤其是年轻人带来了很多焦虑。

年轻人之所以不想上班,是因为上班包含着更多方面的压力。

上班,挣不到钱还让人纠结

对于患有起床困难症的修仙党而言,上班早起已经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,更别提上班路上要面临的大城市交通特色之上班高峰期挤地铁,想想就觉得心累。

若你的公司位于CBD,那中午点个普通外卖最便宜也要二十几块;一天下来,算上交通费,几十一百已经花了出去。若碰上有同事过生日或者聚会联谊,几百块又没了。再算上房租水电费这些大头,对于刚毕业的年轻人来说,每个月拿到手的工资只是勉强够花。

一想到辛辛苦苦上了一个月班只是刚好能养活自己,年轻人心里不免感到不平衡。

但经济压力只是形成焦虑的一小部分,更多的焦虑来自于内心对自己的不满。

找份工作上班,有时候并不是因为自己有多热爱工作,而是因为现在大部分年轻人在比较中变得越来越焦虑。

当身边的同龄人都在上班,没有班上的自己显得格格不入,就像唯一的废材;甚至00后一代看上去都在“赶超”自己,而自己却仍在“原地踏步”。

这时候拥有一份工作变成一种正确。能够像身旁的人一样按时打卡上班,似乎就能顺理成章地安慰自己:“至少还有工作”、“我还是被人需要的”、“我还是有点用处的”…

上班由此成了一块掩盖迷茫现状的遮布。

明明不想上班只想做个“家里蹲”,却无法懒得心安理得,更无法说服自己就这么过下去,心里的万般矛盾纠结,在耗费自己本来就很有限的精神力。

当焦虑模糊了自我认知

在互联网冲浪的人少不了要往社交平台分享自己的学习工作经历,尤其喜欢把取得的成就交待得明明白白。而对屏幕外的人而言,这些别人的成就,桩桩件件都像是自己的“焦虑加速器”。

透过焦虑的滤镜,眼里只见别人的优秀,未见别人背后付出的艰辛,只会片面地觉得“别人太优秀”。焦虑的心理,带来一种极端的对立心态——无限抬高别人与无限贬低自己。

当这种极端的对立心态被带到职场时,伴随而来的,往往是更大的挫败感。

面试时信心满满,入职一周后越发觉得同事比自己优秀太多;因为不熟悉业务犯了错误被领导指出,本来只是一件小事却被自己无限放大,甚至脑补到整个办公室都看自己不顺眼;还有的人在公司任劳任怨,战战兢兢,心里却还隐隐担心自己随时会被替换掉...

即便自己可以忍受着这种消极情绪,硬着头皮干下去,但紧绷的弦终会面临断裂的一刻;没有兴趣和动力驱动的上班,迟早会有疲累的那一天。

等到那一天来临,年轻人们只能递上辞呈。

上班不过是挣钱的一种方式

也许是意识到光对着职场问题焦虑并不能解决任何问题,年轻人开始换个角度看待上班——这个班上得不开心,那就换下一份工作。

前不久领英发布了2018中国职场人跳槽趋势洞察,大数据显示,中国职场人的平均在职时间明显缩减——从2014到2018年这四年内,中国职场人平均在职时间从34个月缩减为22个月。

来源:领英大数据

中国职场人频繁更换工作,正在成为一种越来越普遍的现象;而这一群体中,90后年轻人是主力军。

年轻人比以往的职场人更勇于不断寻求适合自己的工作,而面对上班带来的压力,他们采取的方式大多是一走了之以及时止损。

对于上班,张佳玮说:“上班,也无非是在现代工业社会里找一个自己的岗位,付出一点时间,换取物质资料,让自己活下去。”

说到底,上班不过是挣钱的一种方式。上班带来的难题固然棘手,但把上班的难题看得太绝对也解决不了问题,如果无法面对上班带来的压力,即使找到了其他工作,年轻人们很大几率又会陷入同样的困局。

解决自己面对职场时的焦虑心理,或许更是当务之急,若可以妥善处理好上班的难题,以后能早点下班去蹦迪也是好的。


分享